女丹三十六問
圓頓子 編著 沈澄宇 整理

colbartn.gif (4535 bytes)

第一問:《女丹十則》云:"女子之陽從上升"。請問:何謂女子之陽?如何升法?

圓頓答:所謂女子之陽者,指女子身內一種生發之氣而言。上升者,即上升於兩乳。蓋童女無乳之形狀,因其陽氣內斂也。至十餘歲後,兩乳始漸漸長大。其所以有此變化者,乃陽氣上升之作用。

第二問:火符二字,如何解說?如何作用?

圓頓答:道家有"進陽火"、"退陰符"之名詞,火符二字乃簡言之也。譬如鐵匠煉鐵,先用猛火燒令內外通紅,此即是"陽火"。然後又將此紅鐵淬於冷水之中,使其堅結,此即是"陰符"。又如寒暑表熱則上升,即是"進陽火";冷則下降,即是"退陰符"。人身亦同此理。至於如何作用?則非片言所能解釋。

第三問:何謂形質?何謂本元?何謂先後?

圓頓答:形指兩乳,質指月經,本元指"先天氣"。男子做工夫,首從採取先天氣下手,然後再將精竅閉住,永不洩漏。此謂先煉本元,後煉形質。女子做工夫,首要"斬赤龍",俟身上月經煉斷不來,兩乳緊縮如處女一樣。然後再來取"先天氣"以結內丹。此謂先煉形質,後煉本元。

第四問:"養真之工夫"如何做法?

圓頓答;養真之法,本書上已經言明,就是下文所言:"平日坐煉之時,必須從丹田血海之中運動氣機"一大段工夫。

第五問:丹田血海,在人身屬於何部?

圓頓答:《黃帝內經》云:腦為髓海,胞為血海,擅中為氣海。欲知血海屬何部分?必先知胞是何物件?胞居直腸之上,膀胱之後,在女子名為子宮,即受孕懷胎之所也。

第六問:何謂運動氣機?是否像做柔軟體操一樣?

圓頓答:氣機不是說人的氣力,乃是身中生氣發動之機關。運動二字,是由真意元神做主,不是動手動腳的樣子,此時正在靜坐不動。

第七間:何謂心內神室?

圓頓答:此處是指'膻中'而言。即胸中隔膜之際,乃心包絡之部位也。

第八問:何謂定久?

圓頓答:心靜息調,神氣凝合,是名為定。照此情形,一直做下去,盡量延長若干時刻,既不散亂又不昏迷,是名為"定久"。

第九問:何謂泥丸?何謂重樓?

圓頓答:"泥丸"在人之頭頂,即腦髓是也。"重樓"在胸前正中一條直下之路。大概屬於醫家衝任脈之部。

第十問:兩乳間空穴何在?是何名稱?

圓頓答;兩乳空穴,在醫書上名為膻中。《黃帝內經》云:"膻中為氣海"。又云:"膻中者,臣使之官,喜樂出焉。"又云:"膻中者,心主之宮城也。"此處有橫膈膜,前連鳩尾,後連背脊,左右連肋骨,膈上有心有肺,心藏神,肺藏氣,心跳一停,人立刻死。肺之呼吸-斷,人亦立刻死。所以"膻中"部位,在人身最關重要。

第十一問:何謂五蘊山頭?

圓頓答:五蘊二宇,出於佛典,非道家語。五蘊又名五陰,即所謂"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"也。但此處蘊字,當作和字解。蓋謂五行之氣和合而成。山頭即指膻中之部位。比血海部位為高,故曰"山頭"。

第十二問:書云:,血液變為渣滓之物,去而不用。"如何能去而不用?

圓頓答:去而不用者,指每月行經而言。是天然的、非人為的。

第十三問:二百四十刻漏,三十時辰,共合幾點鐘?

圓頓答:二百四十刻漏,即是三十時辰,蓋一個時辰分為八刻也,三十時辰即是六十點鐘。

第十四問:書云"熔華復露"何謂熔華?

圓頓答:熔華二字,古道書本無此名,其意蓋指每月行經完畢以後,經過三十時辰,子宮中生氣充足。若行人道,可以受胎生子。若行仙道,可以築就丹基。熔是熔解,華是精華。

第十五問:先天二字,作何解說?

圓頓答:"先天"之說,須研究易卦圖象,方能得正確之解釋。孔子云:"先天而天弗違,"老子云:"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。"又云:"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杳兮冥兮,其中有精。其精甚真,其中有信。"此數句已將"先天"之景,活畫出來。張紫陽真人《悟真篇》云:"恍惚之中尋有象,杳冥之內覓真精;有無從此交相入,未見如何想得成?"此詩蓋言先天之景,須要親自做工夫證驗,方能領悟。若未曾親自見過,僅憑空想,仍舊糊塗耳。

第十六問:何者為清?何者為濁?如何認定?

圓頓答:氣為清,血為濁。清者上升,濁者下降。清者可用,濁者無用。但學者勿誤會濁者無用之說,遂聽其去而不留,不如愛惜。不欲煉斷,須知濁血,亦是清氣所變化。每月身中濁血,去得太多,清氣亦缺乏矣。上等的工夫,不使清氣變化濁血,而月經自然斷絕。中等的工夫,要在濁血中提煉出清氣,而月經漸漸的減少,終至於斷絕。不但是紅的永遠乾淨,就是白的也點滴毫無,如此方有成功的希望。否則只好修來生罷?今生不必夢想了。

第十七問:書云:用"神機運動,俾口中液滿。"吾人但翹其舌片時,口中液津即滿。即所謂用神機運動乎?又云:"用鼻引清氣。"所謂清氣者,'即外界之空氣乎?

圓頓答:丹家有金液玉液之說。此段工夫,似乎古人所謂玉液河車,先端身正坐,次平心靜氣,次調息凝神,此時眼觀鼻端,聲聽呼吸,舌抵上顎,(專門名詞叫作搭天橋)以俟口中津液生,稍滿即咽之。然後再照書上運轉河車之法做去,能做得順利最好。若有疑難之處,不能照書行事,則須要用心研究矣。

第十八問:"心舍"、"黃房"、"關元",在人身何處?玉液何解?

圓頓答:"心舍"即心之部位,"黃房"在心之下臍之上,界於二者之間。"關元"在臍下二寸餘。"玉液"即口中甘涼清淡之津液。

第十九問:"尾閭"、"夾脊"、"頂門"之部位何在?

圓頓答:"尾閭"乃背脊骨之末尾一小段,四塊骨頭合成一塊。正當肛門之上。"夾脊"乃背脊骨第十一節之下,針灸家名為脊中穴。"頂門"即頭上正中,針灸家名百會穴。

第二十問:如河升降,是聽其自然升降乎,抑用力強迫使之行乎?

圓頓答:玉液河車,近於古人導引之術。既非聽其自然,亦不是以力致之。但以意引,以神行而已。人之神意無處不到,故能宛轉如是。

第二十一問:"津"何以能化為"氣"?並從何而知津已化氣?

圓頓答:正當行功之時,自覺周身通暢,頭目爽快,腹中暖氣如火,騰騰而上,口中液清如水,源源而生。是即津化為氣之候也。切學做工夫,不能到此種地步,但請勿著急,慢慢地就會有此效驗。

第二十二問:書云:"用兩手運兩乳,回轉三十六,轉畢,以兩手捧至中間,"夫兩乳為固定之位,何能轉移?縱能轉移,又如何轉法?如問能捧到中間來?

圓頓答:捧至中間的意思,是將兩手捧兩乳,使其緊縮如球,不使下垂如袋,而且捧右乳使之向左,捧左乳使之向右,不使其偏同兩邊。此時自己之神意,當默存於兩乳中間之"膻中"部位。回轉三十六,是謂用手將乳頭、乳囊輕輕旋揉三十六次,不是說將底盤轉移。蓋底盤是固定的,不能改變其方位也。童真女不用此法。

第二十三問:何謂煉藥,煉形,真火,真符?

圓頓答:先煉形,後煉藥,即前面所說,先煉形質,後煉本元之意。"真火真符",即進陽火,退陰符之妙用。惟陰陽之循環,理本至奧,而作用亦變化多端。不但筆墨難以描寫,雖口談亦未易了徹。必須多閱道書,勤做工夫,實地練習,隨時參悟,方有正確之知見。及至一旦豁然貫通之後,又只可以自慰,而不可以告人。蓋陰陽之理,固玄妙難言也。

第二十四問:何謂有壞丹元,何謂中宮?

圓頓答:丹元乃修丹之基本,有壞丹元者,謂其氣散血奔,丹基不固也。中宮在胸窩之下,肚臍之上,既非針灸,不必點穴。

第二十五問:何謂衝關?

圓頓答:"衝關。者,言自已真氣滿足,一時發動,因下竅閉緊,不能外洩,遂衝入"尾閭關",透過"夾脊關",直上"玉枕關"。乃是氣足自衝,身中實實在在有一股熱氣,力量頗大,並非用意思空想空運。古詩云:"夾脊河車透頂門,修行徑路此為尊;華池玉液頻吞咽,紫府元君直上奔;常使氣衝關節透,自然精滿谷神存;一朝認得長生路,須感當初指教人。"此種作用,無古今之異,亦無男女之殊,乃成仙了道,返本還原的一個公式,除此而外,別無他途。

第二十六問:何謂凝氣混合?

圓頓答:即是凝神入氣穴,心息相依之旨。

第二十七問:何謂"胎息"?何謂"中田"?

圓頓答:"胎息"者,鼻中不出氣,如嬰兒處於母腹之時,鼻無呼吸也。中田即中丹田,又名絳宮,即膻中是也。

第二十八問:何謂玉液歸根,用氣凝之,方無走失?

圓頓答:"玉液歸根",是指血海中化出之氣,歸到乳房一段工夫。所謂"用氣凝之"者,即前凝氣混合之說,實則心息相依也。

第二十九問:何?quot;還丹"?

圓頓答:還者,還其本來之狀況,即是將虛損之身,培補充實,將失之元氣,重復還原地。

第三十問:何謂"後天"?

圓頓答:凡有形質,都叫作"後天"。謂其產生於既有天地之後也。此乃廣義。若丹經所言"先天"、"後天",多屬於狹義的。如胎兒在母腹中時,則叫作"先天";生產下地之後,則叫作"後天"。

第三十一問:何謂"中宮"內運之呼吸?

圓頓答:曹文逸仙姑《靈源大道歌》云:"元和內運即成真,呼吸外求終未了。"《莊子》云:"眾人之息以喉,真人之息以踵。"其中頗有玄妙。工夫未曾做到此等地步者,無論如何解說,總難得明了,須要實修實證方知。

第三十二問:何謂"息息歸根"?"根"在何處?

圓頓答:一呼一吸,是名"一息"。息之根,則在肚臍之內。嬰兒處胎中時,鼻不能呼吸,全恃臍帶通於胞衣,胞衣附於母之子宮。血氣之循環,與母體相連,故嬰兒能在胎中生長。今欲返本還原,須要尋著來時舊路。此乃古仙特具之卓識。由生身之處,下死工夫,重立胞胎,復歸混沌,然後方敢自信"我命由我不由天"也。

第三十三問:何謂"斬赤龍",殆即停止月經乎?

圓頓答:是煉斷月經,不是停止月經。普通婦女,亦偶有月經停止之時,此是病態。若煉斷月經,乃是工夫,與病態大不相同。少年童女,可免此"斬龍"一段工夫。至於老年婦女,月經已乾枯者,必先調養身體,兼做工夫,使月經復行。然後再煉之使無,則更費周折也。

第三十四問:"內呼吸",是何形狀?

圓頓答:"內呼吸"之作用,有"先天氣"與"後天氣"之分。後天氣下降,同時先天氣上升,後天氣上升,同時先天氣下降。《易經》云:"闔戶謂之坤,闢戶謂之乾。一闔一闢謂之變,往來不窮謂之通。"其理與內呼吸之法,頗有關係。但工夫未到者,縱千言萬語,亦不能明白。初學之人,對於起手工夫,尚未做好,則內呼吸更談不到。傳道之人,工夫淺者,言及內呼吸之形狀,等於隔靴搔癢,遂令學人更無問津處。

第三十五問:人定之際,不言不動,如死人者,應如何做法?

圓頓答:此乃自然的現象,不是勉強的做作。若論及姿勢,或盤坐或垂腿,端身正坐,或將上半身靠於高處睡臥皆可。普通平臥法,似乎不甚相宜。煉陽神者,兩眼半啟;煉陰神者,兩眼全閉。

第三十六問:出定之後,飲食衣服,隨心所欲。是否隨自己所愛悅者,取而服禦之?又謂著著防危險者,是否防備意外之驚擾?

圓頓答:隨心所欲者,謂可以隨意吃飯穿衣耳,此時無所謂愛悅。若有愛悅,則有貪戀之情,不能入定矣。防危險不是一種,而驚擾之危險,亦是其中之一,亦應該防備。此時須要人日夜輪流看守,所以修道者必結伴侶,職是故也


廟口閒談
中定圖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