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講『內經知要』的前導(1)

作者:陳攖寧 

colbartn.gif (4535 bytes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業 胡海牙校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學 洪碩峰編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學 洪秀英繕打

內經一書,自漢朝以後直到今日,就無人能夠完全瞭解。楊上善的《太素註》,王冰的《素問註》,林憶等的《新校正》,對於內經總算有功,但錯誤之處仍不能免。(世間所有的內經註解,當以《太素》為最古,這部書作於什麼時代,尚有問題。林億等在素問序中說:「隋楊上善纂而為太素」,他們認定作者是隋朝人,據我的考證,《太素》是唐高宗乾封元年以後的作品,早于王冰《素問註》不滿一百年,考證資料,文繁不錄。唐肅宗寶應元年,王冰作《素問序》,時為西元七六二年,宋仁宗嘉佑年間,林億等作《新校正》,時為西元一0五六ˍ一0六三年。)

金元四大家,只懂得內經中的一部份,因他們會靈活運用,遂成為名醫。他們的著作,大概都以內經學理為根據,但是片段的發明,沒有全部的註釋。(金,河間人劉完素,字守真,號通玄處士,撰《素問玄機原病式一卷》、《素問病機氣宜保命集三卷》、《宣明論方十五卷》;《保命集》作于金世宗大定廿六年丙午,即西元一一八六年。 金,考城人張從正,字子和,號戴人,撰《儒門事親十五卷》;子和在金宣宗興定年間任太醫,時為西元一二二0年左右。金元問,真定人李杲,字明之,號東垣老人,撰《內外傷辨惑論三卷》、《脾胃論三卷》,《蘭室秘藏三卷》;李東垣歿於西元一二五一年,其時金亡已十七年之久,所以他亦可稱為元朝人。元,義鳥人朱震亨,字彥修,人稱丹溪先生,撰《局方發揮一卷》,《格致條論一卷》、《脈因證治四卷》並其他各種;金華宋濂為《格致條論》題辭,時在元順帝至元七年,即西元一三四七年。以上劉、張、李、朱,四人,醫學界中稱為金元四大家。河間,今河北省河間縣;考城,今河南省考城縣;真定,今河北省正定縣;義烏,今浙江省義烏縣。)

王冰《素問註》以前,當有全元起的《素問註》,今日已不存在。其他如晉皇甫謐的《甲乙經》,王叔和的《脈經》、隋巢元方的《諸病源候論》,雖皆是分條採集《內經》,但嫌割裂太甚,失卻《內經》本來面目,並且沒有註釋。楊氏《太素》,中國雖然亡佚,日本幸有傳鈔,清光緒年間復由日本鈔回,于光緒丁酉年(西元一八九七)?版流通;此書一出,研究《內經》者獲益不少,因此可知王冰的《次註》難免錯誤,林億的《校正》亦不算精詳,今日尚需要做重校正的工作。

明朝馬仲化,撰《素問靈樞註證發微」,很費過一番心力,但未能博得好評。汪認庵評馬註《素問》,謂其「舛,謬頗多,又有隨文敷衍,有註猶之無註者,反訾王註逢疑則默,是不知量之過」;《四庫全書提要》,亦謂,馬註《素問》「無所發明,而於前人著述多所訾議,過矣」;《中國醫學大辭典》上的評語亦同。愚按,《提要》本是抄襲汪訒庵之說,人云亦云,已無價值;而《大辭典》又將《提要》上的評語重抄一遍,更覺乏味。《內經》原不易解釋,馬註誠有缺點,他人所註又何嘗盡善,只求其大致不差,毋須十分苛責。汪訒庵評馬註《靈樞》,謂其「疏經絡穴道,頗為詳明,有功於後學」,而張隱庵偏說:「疏經絡穴道,頗為詳明,有功於後學」,而張隱庵偏說:「馬氏專言鍼而昧理,俾後世遂指是經為鍼傳而忽之」,此種批判,實不中肯綮。馬氏自己曾經說過:「自後世易《靈樞》以針經之名,遂使後之學者視此書止為用鍼,棄而不習,以故醫無入門,術難精詣,無以療疾起危,深堪痛惜。…..後之學者當明病在何經,用鍼合行補瀉,則引而伸之,用藥亦猶是矣,切勿泥為用鍼之書,而與彼《素問》有所軒輊」,這些話說得何等明顯。可知醫學界忽視《靈樞》,其弊由來已久,馬氏方欲矯正之,而張隱庵竟不把這些話放在眼堙A反而歸咎於馬氏,不知是何居心。況且《靈樞》本旨,就是以鍼治病,不是空談理論,今譏馬氏專言鍼而昧理,豈非連《靈樞》經文一概貶斥,尤為語無倫次。我看張隱庵的《靈樞集註》,凡是講鍼法之處,皆與馬註相同,而講理也未見的勝過馬註,馬註講不通的地方,張註仍舊講不通,何必以五十步笑百步。(馬仲化,名蒔,號元臺子,明朝會稽人,曾在太醫院任職,年代無考,但可斷定在天啟以前,因張景嶽的《類經註》中曾提到他的名字。景嶽《類經註》,完成於明熹宗天啟四年甲子歲,即西元一六二四年。)

吳鶴臬的《素問註》,誠如他自己所說是「一得之言」,惟只能供研究家作為參考,初學入門,不直先讀此書。因為他將素問原文變動太多,或者增添,或者刪除,或者改易,或者前後字句掉換,都是由自己意思來決定,沒有提出確實的證據。經過他這樣變動,雖然有比原本較為近理之處,究竟不合註解古書的規律。凡看吳註《素問》,最好和王冰註本同對照,心中才有分寸。王冰當日已將《素問》原本改過,自序云:「凡所加字,皆朱書其文,使今古必分」,但後來刊版,朱墨混淆,早已不能辨別熟是原文,孰是改筆;吳氏註本又加一改訂,愈改愈失其真。全元起的註本既不可得見,因此,楊註《太素》在今日可算是獨一無二的古籍,為《靈樞》、《素問》之功臣。(吳鶴臬,名崑,?州歙縣人,其書名「內經吳註」,完成於明朝萬曆甲午,即西元一五九四年)


廟口閒談
中定圖冊